校主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神文明建设 / 正文

一湾碧水

chuangqi

是“湖”,还是“池”?如何称呼教学楼前的一湾碧水,其实师生们的看法并不一致:称作“湖”似乎显不出它的秀气,称作“池”又生怕叫不出它的大气。于是,在正式命名之前,大家依然习惯沿用它与生俱来的名字——人工湖。

集美校区的人工湖是2007年5月建成的。事实上,早在人工湖破土动工之时,师生们关切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它。下班了,拎着一大堆材料赶校车的老师不忘远远望上一眼,估摸着需要多久才能把地方平整出来;下课了,三五成群的学生们簇拥着,想象人工湖边的诗情画意会是他们一路的谈资。湖,终于建成了。虽经人工雕饰,可却颇有些浑然天成。铺着圆石的湖,近看像一块翡翠,绿盈盈的,温润宜人。风静时湖面如镜,可鉴人影;风起时略起微澜,绸缎模样。阳光明媚的日子,蓝蓝的天空下,明净的湖是前景,银灰色的楼和透亮的远山是背景,画儿似的,色彩相宜。细雨纷飞的日子,远远的大帽山起了山岚,抹不开的雾气想把山体包住,可是又包不严实,人工湖也浸染了朦胧的气息,细看湖面上那两座木制的桥,墨绿的栏杆平添了诗情画意。远处看湖,似弯月,似箭弓,似草帽,似静舟……说法很多,充满想象。

湖边照例是要植草、种树,安置一些石凳的。厦门是座海滨城市,校园里的苗木自然也带有几分亚热带风情,凤凰木、刺桐树、鹿角树、洋紫荆、棕榈树、杨柳、海枣……该绿的绿,该红的红。湖边的路旁,在实验楼前,还有一排杨桃树,一月间正好结了杨桃果,从树下走过隐约有果香袭来。不过,这个时节杨桃果实和树叶颜色相仿,都是绿中泛黄,远远看去只当是冬天的树叶,杨桃果是看不分明的。

有湖了,学生们最是欢欣鼓舞。平时从宿舍区到教学楼只需走校园里的大马路,不过湖建好了之后,学生们倒喜欢走“弯路”了——拣条石路,绕着湖边,走过桥面,穿过树丛,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渐渐地,湖边晨读的人多了,湖边作画的人多了,湖边聚会的人也多了……再后来的一天,一群白鹭轻轻掠过湖面,在斜阳里留下了翻飞着的美丽身影。2007年6月,学校送走第一届本科毕业生。在告别大学的日子里,毕业生们穿上学士服,三五成群来到湖边合影。这样的时刻,美在他们心底的不只是湖本身,更重要的是大学四年的印记。在大学,天然的湖也好,人工的湖也罢,往往汇集着它的精神,彰显着它特有的气质。说到此,不能不提及曾经在全校范围内轰轰烈烈开展的“湖名征集”活动。其实早在学校的人工湖尚未竣工之时,校报编辑部就收到了学生以“读者来信”的形式提出的建议:“静卧在大学校园里的湖已经不再仅仅是一座湖了,它好像被赋予了生命,成了所在大学的象征、灵魂。既然是座好湖,就该给它取个好名字,这个难题应该交给全校师生共同解决”。编辑部认为提议很好,来信收悉当日便就此事专函送达校领导。经领导批示,校报编辑部于2007年5月10日在《厦门理工学院报》第四版“理工文苑”上正式邀请全校师生广泛参与,为人工湖取名。征集活动提供了网站征集、电话征集和邮箱征集三种不同的参与方式,得到了全校师生的积极支持和热烈响应,仅仅20余天就收到提名逾百条。截至6月30日征集结束,编辑部共收到提名215条。

215条提名类型多样,或彰显抱负与气势(如成武湖、海西湖),或追求精巧与别致(如毓波湖、听茗湖);或引经据典(如乘月湖、素问湖),或大俗大雅(如小帽湖、丁当湖);或寄寓教师的苦心(如孜耕湖、寸心湖),或寄托学子的希望(如润笔湖、墨扬湖);或与校情相关(如集英湖、鹭腾湖),或与湖身形似(如飞月湖、翡翠湖)……不一而足。提名的人也是身份各异,既有各年级各系的学生,又有学生辅导员;既有中青年教师,又有离退休教师;既有普通教职员工,又有学校中层领导,征集活动的参与性可见一斑。在完成前阶段“征集—初筛—遴选”的基础上,校报编辑部已进一步梳理评审结果,呈报校领导,供决策时参考。

是太珍惜它的缘故吧,几经斟酌,湖名尚未敲定。怎样的湖名呵,易识、易记、易诵,既寄寓内涵,又富有新意?这是一道关于湖名的填空题,也是一道关于理工学院特质的填空题。题目留下了,思考还在继续。也许,时间能为它填上最佳的答案。

上一条:一路风景

下一条:挖山建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