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主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神文明建设 / 正文

挖山建校

chuangqi

铿锵作响的敲石声,和放学时洒落在校园里的一串串清脆悠扬的自行车铃声交汇着,是那个年代特有的音符。那时,一切都是崭新的——而今,岁月的青藤已爬满了历史的墙头。

老鹭大的记忆谈不上久远,却也有些年头了。在一张边角已微微泛黄的黑白照片上,一群身着中山装,戴着黑框眼镜的老师们一字排开,交替间一块块砖石在他们手上传递着。从他们挽起的袖口,你可以看到一股干劲;从他们微启的嘴角和脸上的笑容,你甚至可以想象到画面定格时工地上回荡着的欢声笑语——这张照片拍于1983年。

厦门理工学院由鹭江职业大学升本而来,思明校区称得上是“发祥地”。

当83级学生作为第一批从一年级起就进驻思明校区的学生踏进鹭大的校门时,当时的校园里还只有成教楼和第一教学楼两栋建筑。历史总是有些相似,22年后,当2005级新生入住集美校区时,偌大的校园里也只有实验楼和局部盖完的教学楼。不过,校园要宽阔许多。更早些,在鹭大刚刚创办的时候,学校是没有自己的校舍的。四五十个老师要挤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办公,教室是租用的市财贸干校的一栋花岗岩楼房,课桌是从当时的大庆展览馆搬来的,老师们开大会要租用邮电局、市工人文化宫等外单位的礼堂,校运会则时常租用市人民体育场,条件很是艰苦。

83级的学生终归是幸运的——他们有了自己的大学校园,尽管地方还谈不上宽敞,环境也说不上优越。那时候的思明南路是一条窄窄的小路,约摸只有现在马路的一半宽,小小的校门就坐落在思明南路高高的坡顶上。

在老鹭大人的记忆中,当时一进校门,眼前便是一条弯曲的小路。右手边是开挖中的蜂巢山体,许多采石工人在一片铿锵作响的敲石声中忙碌着,左手边则是一块荒废的下陷凹地,坐落在视线前方的成教楼曾是一所小学(碧山小学)的校舍。而在如今的思明校区,不算高的蜂巢山上早已树木成荫,老榕树、相思树抬头可见,第二教学楼、实验楼、建明楼等也从20多年前的那片凹地上拔地而起,在凹地的位置上,还建了篮球场、运动场、教工食堂以及其他。

1983年9月,还在建设中的思明校区接纳了第一批学生。其实在录取结果刚刚公布的8月,许多83级的学生自己就已经到学校行“考察”过了。因为学校最初并不提供住宿,而那个年代等公交车是一件漫长的事,坐公交车又往往很拥挤,所以大多数岛内的学生中午会选择骑自行车回家吃饭,下午再到学校上课。于是,每天上学放学时,伴随着有节奏的敲石声,一串串丁当作响的自行车铃声洒落在弯弯曲曲的校园小路上,清脆而悠扬。

鼓浪屿的学生因为要坐轮渡,一般是不骑自行车的。岛外的学生不少租住在大生理、中山路等周边的居民家,远些的也有住在火车站附近的亲戚家,还有的甚至住在简陋的工棚里。那时候学校也有食堂,但是地势低,要走下一条很陡的石阶,也很简陋,只是简易的搭盖。

“宁可读鹭大,不想读厦大”,这句话在那个年代的厦门市民中流传着。那时候的厦大毕业生要服从分配,而鹭大的毕业生却可以自谋职业。于是,许多希望把子女留在厦门的家长们都愿意把自己的子女送到鹭大来读书。

虽然环境简陋,条件艰苦,但是老鹭大的学生们也有着自己的快乐。他们会在课余时间和老师们一起拿上畚箕,戴上斗笠,帮助采石工人运石子;上体育课时,第一教学楼的屋顶和蜂巢山上的一小块平地就成了他们的运动场,一根根木头就是他们的“太极剑”;蜂巢山上的天然石板可以在晨读时小坐;如今第一教学楼和成教楼之间停放校车的空地,则是他们的“灯光球场”,曾经举办过当时还很时髦的交谊舞会。

2 0 多年来, 教工宿舍楼、学生宿舍楼、综合楼(第二教学楼)、实验楼、图 书馆、海天楼、建明楼、办公楼等陆续落成。后来,2005级学生的进驻让位于厦门岛另一端的集美校区也渐渐热闹起来。和20多年前的思明校区一样,集美校区也进入了边建设边运2 0 多年来, 教工宿舍楼、学生宿舍楼、综合楼(第二教学楼)、实验楼、图书馆、海天楼、建明楼、办公楼等陆续落成。后来,2005级学生的进驻让位于厦门岛另一端的集美校区也渐渐热闹起来。和20多年前的思明校区一样,集美校区也进入了边建设边运行的历史程式之中——年代不同,地点不同,精神却是一脉相承的。

上一条:一湾碧水

下一条:厦门,厦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