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主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神文明建设 / 正文

“天体”校园

chuangqi

从集美区沿孙坂南路往后溪方向,在英埭头站下,沿着小巷走近200余米就到了厦门理工学院集美校区的校门。

步入校门,两条笔直平坦的大道呈现在眼前,道路两旁是两大建筑群体:教学楼和实验楼。整个校园以灰色调为主,呈现出理性、恒久、严谨、务实的学术氛围,建筑周围五彩斑斓的宣传板、海报、展览窗,则给人以灵动与轻松的感觉,令初入校门的人对这所校园产生理性而不失洒脱,严谨中透出活力的感觉。

步行百余米后主干道分岔,绕着人工湖一南一北地延伸开去,由行政楼、图文信息中心构成的联体建筑,与东门入口正对面,构成了校园建筑的视觉中心点。图文信息中心与人工湖交相辉映,湖虽然不大,但湖边起伏蜿蜒的弧线弯出了狭长的效果,从联体建筑的整体格局和远观效果来看,环抱人工湖的建筑弧线营造出极强的向心性。“驻远势以环形,聚巧形而展势”,控制着校园中心区域建筑群的气魄。

如果说,东门、行政楼与其后侧的学生公寓区构成了校园的主轴线,那么轴线两边则自由地呈现着教学楼、实验楼、后勤办公楼和学生活动中心、运动场等,每个区域都是“规则”与“自然”的融合。新校区建筑元素中的山体、水体、地形、地势与周边的自然环境密切相连。建筑群按功能分区灵活布局并没有影响到图文信息广场的集中效果,“聚者辽阔,散则曲折不尽”,校园建筑吸收了传统园林设计中的许多精妙之处。

行政楼、图文信息中心的背后是一个小山坡,曾经的荒野地已蜕去杂草和凌乱的灌木,重新披上翠绿的花草树木,山体轮廓和植物的多样性依然保留着。在山坡的“脊梁”上优美地描出几条狭长的路径,精心点缀着砌石和亭子。远远看去,凉亭像是绿色地毯上架起的一架钢琴。从后山看行政楼,灰白相间的11级阶梯就好像横放着的钢琴键。华灯初上时,校园主体建筑的轮廓被简约地勾勒出来,隐去了实体,只留下一道道青春的流光,把白日的激情带入温馨的梦乡……

如果把校园建筑比作一曲乐章,东大门和入口不远处的“三棵树”景观是序曲,人工湖与图文信息中心前广场便是高潮,运动场和公寓区是尾声。乐章旋律沿着校园主干道穿插着多个小高潮。这个乐章的特别之处在于它能够让你体会到空间与人相互塑造的效果来。

很多人偏爱校园里的“建筑小品”——“三棵树”下的花圃,人工湖边的座椅,后山上的花荫曲径,楼群中的连廊橱窗……人性化的细节安排总给人温馨之感。校园里既有笔直的主干道,也有细密的路径,既可以满28足匆忙的脚步,也可以满足闲暇时分情绪、心境、视觉上的缓冲需求。美国著名建筑设计师路易•康说,“学校之初”应该是“一个人在一棵大树下……与一些人讨论他的知识”,这是人们对大学最本真的构想。一所理想的校园里,更应该有亲切宜人的“树下空间”。

新生的校园自有它的优势,教学、实验、行政、智能化等系统从孕育期就可以整体协调和合理布局。1 000余亩的面积,30余万平方米的总建筑规划,10亿元左右的投资预算,勾勒出理工学院新校区主体轮廓。校园并不大,它的文化与精神也正在岁月中酝酿,在理工人的心里,它既是实体的存在,更多是从心里抽象出来的激情与梦想的载体。

理工新校区规划中突出了建筑的实用性。分期建设,集约化利用,也给持续发展留足空间和弹性。学校的建设好比一个人的成长,基础设施(先天遗传基因)固然重要,但主体功能(后天培养)的发挥更加重要。把主要的资金用在营造育人的环境上,比如生态、人文、数字化等方面,就像是只有把“菜坛子”准备好,才能“泡”出好的菜来。

“呱呱”坠地,来不及裹上“衣物”(陪衬的大树和装饰物),甚至没来得及取名,只是被人习惯地称为教学楼、实验楼、行政楼……自然地“生长”在芳草萋萋的原野上,好比初生的婴儿,健康、通透地袒露着,这种状态让人不由得想起西方的一种称谓——“天体”。

理工新校区有着一种“天体”的风格,一种淡定自若的性情,一条“返璞归真”的路径。一群“80后”的师生,落脚在这片陌生而充满活力的土地上,把青春时代的痛苦与欢乐、憧憬与幻灭,投入并消融于这块处女地,化做午夜的沉思、湖畔的耳语……从此镶进了他们的梦和记忆。从这里走出的学子,期许一种奉献:绵延一代代创业者的激情与精神。

上一条:厦门,厦门

下一条:风琴书架

关闭